這個夏天、在KPJAYI。

這個夏天、KPJAYI為全球正式授權與認證的老師們開設為期兩個月的的特別課程再一個禮拜就要結束了。 這次的課程開放給所有符合資格的導師申請報名。錄取大概百分之四十左右的報名者。以今時今日要來Mysore朝聖的難度指標相比,這回全體約一百人的課程,算是超幸福的“小班制”了。除了沒有新生,沒有初學者以外,與會者的體位程度卻是有小小“爆燈”的嫌疑,接近百分之六十的同學已進階三級;大部份的同學都是來了10-15次的資深練習者、最少的是第三次,最多的是第二十五次!其他各方面的樣本比例倒是跟普通季節差不多,年齡層也跟平常時候一般,介於二八到七二之間。國籍比例也跟Ashtanga的國際滲透演變史吻合。放眼皆是金髮碧眼的白種人;有南、北美、有東、西歐再加少部分的亞裔人士。令人訝異的是沒有日本人也沒有台灣人。同學發現我是住日本的華人,都跑來問我為甚麼。我倒真的是一問三不知! 男、女生比例倒是女生比正常季節多出不少。今年總共有三位同學被認證(第二跟第三位都在課程裏頒發),巧的是,也都是女生。也算是全球Ashtanga練習人口的一個真實反映吧? 體位法練習如常地是第一個禮拜大家練一級;第二個禮拜開始練二級;第三個禮拜進入三級。年輕力壯的隨著時間過去練習越變越長(或瞬間變短!)是稀鬆平常事;年紀漸長的,體位法越練越少也是稀鬆平常事;也有少部分(不缺已認證的)同學因為身體不適或受傷“打回原形”練一級的也有之。場內有的永遠是滿滿又穩穩的能量。沒有戲劇化、沒有表演慾。 練完體位法,每天還有討論課與呼吸法練習。平常季節對小孩非常包容的老師這次特別吩咐大家要把孩子留在家裡以免影響練習與討論。溫馨指數卻是與日俱增。人少少的時候,老師總是話多多滴。。。今天是最後一次的呼吸練習法了。結束後,大家把上星期拍的團體照(有部分同學已經回國)送給老師。看得出高興萬分的老師難掩感動的情緒。他望著照片的右上角,抬起頭第一句話就說:“Guruji也在照片內。他一直在看著我們。看到很多。。。”這一來,又挑起了大家的情緒、把各位練習者的距離又拉近了一些。。。 老師還趁這次的特別課程跟各位同學稍稍討論了KPJAYI未來的路向與可能會有的發展。不知道結論什麼時候會公佈呢?大家拭目以待吧!

ASHTANGA YOGA 動作體式的三大組合

Ashtanga Yoga 的動作體式有三大組合: Yoga Chikitsa (瑜伽治療法):人人都能着手練習,有助排除體內的毒素、治療肢體上的疾病、恢復原有的順位; Nadi Shodana(經脈淨化法):當外在的肢體恢復到一定健康的程度時,我們就能進行經脈層面的潔淨。讓身、心、靈更好地結合; Sthira Bhaga(力與美結合法之a, b. c, d):讓瑜伽練習者進一步體現力量與美麗相結合的魅力、體現另一個層面的高度精神集中。 ~~很喜歡某位老師用這樣的角度來詮釋 Ashtanga Yoga 的不同層面。分野不是一、二、三;也不是初階、進階、高階。 這三大組合適合誰練呢? Guruji説: 瑜伽治療法:是給所有人練的; 經脈淨化法:是給老師們練的; 其它的呢?他戲噱:是要來“表演”的。Sharath老師則笑説:是要來“現”的。。。

Vishvamitrasana or Vasisthasana?

Ashtanga 的體系裡頭有些瑜珈體式的名稱跟其它派系有些些的不同。 在二級的最後面,有連續七個頭倒立的變化式,每練完一式,要以串聯法連接下一式。俗稱”致命的七個頭倒立”。那一年在印度,我還在連環性地東倒西歪的時候,Sharath老師卻從教室的最後一排給在第一排練習的我發號司令:“不要做頭倒立了。下一個。。。” 我望向他,一臉茫然。那是。。。(心裡的OS說,我這些還沒練好,請不要加動作!) 是這樣的,Ashtanga 二級接三級的時候,平日練習要省略掉七個頭倒立直接接三級的第一個動作。也就是說,被要求開始練三級的同學,只有在禮拜天才有機會來致命地連環倒立,更致命的是,在印度禮拜天是二級口令課!媽呀!!! 老師繼續發話:“先練右邊,左手舉起來。。。” 硬著頭皮,沒練過這個動作的我只好靠記憶來個依樣畫葫蘆。當然,又是一場東倒西歪。狼狽不堪。看不過眼的老師,從後面跑上來給我右邊扶一扶,左邊挺一挺。一臉高興。 剩下來的日子雖然不長,卻感覺日子很難過。平日很糗,週日卻想要鑽地洞 。第一個週日就緊張得連環倒向jois shala的掌門人、日本美男子、英倫嬌娃還有東京長人。。。倒下來後要立馬爬起來再上去,不然台上哪位又會喊説:“不準下來!” 離開以後竟發現連這個動作名字叫甚麼都不知道。。。 。。。 在台北,媒體訪問跟訪問之間 ~ 終於找到機會 〜 我:“三級的第一個動作叫甚麼?是 Vishvamitrasana 還是 Vasisthasana?” S :“Vishvamitrasana” 我:“可是我在網路上或是一些書上看到有時會寫Vasisthasana,你1999年拍的video字幕寫。。。” 還沒講完,老師一個鷹眼掃過來~ S :“誰讓你看別人的書?”…… Read more “Vishvamitrasana or Vasisthasana?”

選擇老師

。。。在一次conference上提到了這個話題。 老師強調:這是身為學生的權力與自由,不過建議大家要選擇方向明確、有在靈修的老師。找一個忠誠於自己的練習、對瑜伽有正確的理解的老師為上。 ~~ 單單是“知識豐富”是不足夠的。 傾囊相授並非上師所為, 因為學生程度不同,要能因材施教方是良師。 教導體式也是同一原理,學生的身體還沒準備好,過多的“給予”只會帶來傷害。 所以,除了別讓自己“死”於兩個(或多個)老師之下之餘,還請認真看看你選擇要追隨的是哪一個。 在練習的過程中,每個人都會遇到不少良師益友或讓你讚歎萬分的同好一路同行。可是講到“老師”,也許可以試著先把心靜下,然後問問自己:“我知道我的老師(甚或”上師“)是誰了嗎?” 有答案的話,可喜可賀。 還沒找到?別著急,當你準備好了,老師就會出現了。:)

有一年,Sharath老師在大庭廣眾的conference上問一個同學:“瑜伽是什麼?”靦腆的新同學細聲回答:“瑜伽是教導我們如何做一個好人。” 再有一年,Sharath老師又在一個conference上問一個認證(certified)的老師:“你見過神嗎?”一向相對高調的老師結結巴巴地說了一些我也不記得他說了啥的話。。。 今年在加州Encinitas辦研習課的最後一天,同學提問說Brahma,Siva跟Vishnu到底有什麼不同?老師謹慎地回說:就跟Alah, Jesus, Ganesha等一樣,都是一種名稱而已。是人們為無形的神明加上了有形的稱號而已。對一頭老虎來說,它的神長得就像是老虎;對於一隻狗來說,狗的神也就長得像一隻狗。對於人類,我們的神也就有着人類的外形。然而,真正的神是無形的,這也是一個相當普及的看法。接下來老師的解說才是精彩的部分:如果我們能把心神集中在神聖的力量上,漸漸地我們是可以體會到這股力量的存在的。如果我們能去學習讓我們的心神跟至上的力量連結,有一天我們是會感受到神的存在的。 這讓我想起老師常在不同的conference裡提到的:瑜伽不是宗教。需要的話,你可以在練習的時候,或是梵唱的時候等等,想著你喜愛的神-可以是耶穌,可以是阿拉。只要是你喜歡又能帶領你向善的就好。 這又讓我想起他常說的:一級的體位法是體位法;二級的體位法也是體位法;它們的存在也只是為了訓練我們的心智而已。同學們來到Mysore不用秀給我看你會做什麼體位,我不會感到訝異或驚喜。讓我看看你的瑜伽練得如何就好。 這個世界,原來沒有那麼多的“界限”與“你我”之分。

老師比我小?

今天的conference再好,也不比這個精彩。 我很記得眼前這位來自美國、年越六十、已為人祖母、且小有名氣的老學生,數年前在一次三人茶聚時對我說過:“Guruji過世後,我實在沒辦法接受自己跟年紀比我小的人學習。” 那時我心想,師生情意重,這也是情有可原。很多五十以上、七、八十年代就來到mysore的老學生難免都會有這樣的情意結。。。一來過不了自己的ego、二來要觀望這一門重擔在一個四十不到的“毛頭”肩上是不是擔得住。。。 打從2009年起,她就沒有踏進main shala練習過;然而只要她人在mysore從事個人進修,每天早上的鮮花卻從不間斷地往教室送,四年來默默地給這門傳承送上祝福與關懷。 今天的Conference我一眼就看到她跟另一位老學生雙雙坐在玄關處。看到她來參加Conference聽講學,我就一整個興奮。最後被臨終一幕景象深深吸引着: Sharath老師捧着大包小包的禮物,快閃進電梯回家時,她們兩人一飄就去到了老師身邊。一會兒就把鮮花塞到了他手上、躬身觸碰老師雙足。一臉的愉悅與誠服。一舉一動跟其他的小妹妹沒啥分別。 老師謙卑地笑著;我呵呵呵地樂了起來,看到了這三人的眼裡去。

這裡有400個學生,一個Sharath。

二月三日。Conference。 “這裡有400個學生,一個Sharath。” 老師説。 一句簡短的話語,往往能引來許多的詮釋。從Guruji的年代就這樣了吧?究竟這句話的背後是愉悅比較多,還是慨歎的味道比較濃呢? 在一個本是家庭作業的教學運作系統,到今時今日的迅速發展,蜂擁而來的人潮在Guruji往生後愈演愈烈。這個家庭沒有白子千孫;也還沒有百年樹人的歷史。如何傳、如何承,是眾人關心的課題。家庭裡已漸漸不(還是無法?)那麼排斥借助外力了。外國學生當助教的數量已跟隨來上課的學生人數與日俱增。希望眾多在main shala當過助教的人裡頭,能有一些承擔得起且領悟到教室要傳揚的精神,繼續開枝散葉。 二月二十日老師要北上參加婚禮。在conference裡預先交代當天會有Andrew跟Aliya來代課,學生要好好地繼續來教室練習。這兩位代課老師在各方面都有讓人敬佩的地方,且讓我們看看Sharath不在的哪天還會不會有令人瞠目結舌的小笑話、學生跟其它的小助教們能不能好好地如常練習吧? 是誰說過的呢?“練習是自己的。能控制自己的練習被外力的干擾降到最低,能者也。” 期待二月二十日。